箱包五金配件今年算是最不赚钱的一年
栏目:箱包五金配件 发布时间:2018-10-05 14:47

  仲夏时节,峰江下泾头村。陈钇承在厂外不断联系着箱包的订单。八九月份是箱包生产的淡季,但是今年的订单格外少。更令他感到担忧的是,箱包生产的利润一年不如一年。台州路桥峰江街道的箱包产业起步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,距现在有20多的发展历史。十多年前,其生产的中端箱包曾受到全国各地的追捧,但是这一两年间,不少箱包企业反映,市场受到两面夹击的困境

  路桥峰江是我市箱包生产较为集中的区域,该产业也成为峰江特色块状经济之一,在全省箱包行业中具有一定的影响力。据统计,四五年前,峰江街道共有生产企业和加工场点560余个,遍布左川胡、施家、蒋僧桥、打网桥、后黄等8个村,从业总人数达到8000多人,年产值突破15亿元,其中出口总额约3.8亿元,基本形成了原材料供应、箱包生产、电脑绣花、印花以及辅助材料和缝纫设备等一整套完整的产业链。而据峰江街道工作人员初步统计,目前峰江街道从事箱包生产的企业在288家左右

  “由于人工成本上涨等原因,有的企业转移到江西、安徽等地生产,有的企业干脆转行其他行业。”迪翔皮具算是峰江街道规模较大的一家企业,有近20年的生产箱包历史,其负责人丁彩娟说,这两年应该是台州箱包企业最为困难的一个时期

  “现在箱包的利润真的低。” 陈钇承说,自己做了18年的箱包生产加工,今年算是最不赚钱的一年,“四五年前,一个包还能赚个二三元,现在一个包的利润都不到一元。”

  同陈钇承有相同感触有不少人。梁旭虹就是其中一个。“要不是场地已经租了,机器设备也架起来了。不然,今年我也不想生产了。” 梁旭虹指着机器边生产的那些包包说,“原本订单报价在30元一个,但是白沟等地上来的报价就给拉到29元甚至更低,一番砍价下来,利润被压榨得几乎给人白干了。”

  “现在更可怕的是,市场上很多包包订单还有部分要返回工厂的。” 陈钇承告诉记者,现在包包更新换代很快,一些市场上拿去的包包变成旧款卖不出去后,会被一些难缠的客户退回来,“由于之前客户就没有给全订单的钱,他们退回来抵债,我们也没办法。”

  记者了解到,每到一定时期,峰江街道的箱包生产企业还会推出旧款处理包。“一个包就10多元,通常是亏本处理。” 梁旭虹摇摇头说,然后一批来自印度等地外国人趁机要一大批去

  “2008年那段时间,台州的箱包产业最红火,几乎每家都有做不完的订单,而且利润可观。”在谈及台州箱包最得势的时间时,很多箱包生产企业将思绪退回到十年前

  “那时,广州生产高端箱包,河北、湖南等地的箱包质量不好,而台州生产的箱包质量定位于中端产品,质量可以价格又不贵,一上市就受到青睐。” 陈钇承说。“现在却不一样了,台州生产的中端箱包受到多方限制。” 陈钇承感慨道,现在市场形势很不利,“河北、湖南等地的箱包品质开始提升,产品性质在不断接近,再加上他们那人工成本低,让台州产品的优势越来越小;而追赶广州等地箱包产品的过程中,我们又遇到五金配件等环节的制约。

  据了解,目前台州多数箱包企业都需要从广州采购五金配件。“而五金配件是现在箱包产品中比较重要的一环,企业要赶制爆款,都需要第一时间采购五金配件。” 梁旭虹说,原来生产一款包包的周期可以延续到一两年时间,五金配件采购慢一些倒无所谓;而现在一款包在一个月左右就会过时,所以,企业一定要快,“但是刚出了五金配件款式到达台州比较慢,而且价格高。如果晚一点,这些五金配件已经过时了。”

  “其实,很多箱包企业都想创立一个知名品牌,但是还未升级前,很多企业就开始遇到生存的问题了。“丁彩娟认为,在现在这个形势下,企业之间抱团共同规划产业发展变得越发重要,如再在本土打价格战,会让整个形势更加困难



相关推荐:



购买咨询电话
400-123-4567